15204  

 2015年金馬影展以《再見,在也不見》一片揭開序幕。《再見,在也不見》的監製陳哲藝跨國與忻鈺坤、陳世杰、Sivaro Kongsakul三位導演合作,故事分別發生於中國、台灣與泰國,三位導演各自以不同的角度切入,描寫人與人之間生離後的重逢、死別後的再也不見,引發一段關係的陷落、徬徨和遺憾等種種回憶。

 

《再見,在也不見》雖然是由三位導演的短篇集結而成,然而在風格與劇本安排方面仍然具有相似的調性,顯見監製與三位導演的用心與細心。男主角陳柏霖一人分飾三角,在親情、友情與愛情的邊界摸索,重新省思他與生命中影響至深的人之間的距離——時間上的距離、空間上的距離、生與死的距離。

 

phpM9BWAC  

(《背影》劇照。圖為演員陳柏霖。)

 

第一段距離:忻鈺坤《背影》

 中國導演忻鈺坤的《背影》可以說是三部短篇中安排最細緻的一部。由陳柏霖飾演的陳總經理出差至廣西與船務公司洽談業務,卻在船務公司中看到失聯多年的父親。陳的父親曾經是成衣廠的老闆,後來疑似捲款潛逃,陳再也沒見過父親。出差的這幾日中,他尾隨年邁的父親,發現父親在廣西另成一個家庭,還有一個兒子;父親為了買小兒子想要的球鞋、筆電,不惜偷酒變賣好籌錢,但陳卻看見同父異母的弟弟拿了錢四處玩樂,不知感恩。最後陳終於忍不住父親被如此對待,趁著四下無人的時候痛扁同父異母的弟弟一頓,卻在心情還未平復之前就收到女友告訴他已經把孩子拿掉的消息。最後陳在下著雨的夜晚痛哭失聲——作為一個兒子,父親已經認不出他,並且把關愛轉移到一個不值得被如此對待的弟弟身上;身為一個本來可以成為父親的男人,他又失去了孩子。至此,不論是陳與親生父親的距離,還是他自己成為父親的距離,都是真的遠了。

 

photo_5e6e287a590101006266e8c897915c7d  

(《背影》劇照。圖為飾演的父親的秦沛。喜愛大陸影劇《李衛辭官》和台劇《痞子英雄》的觀眾應該對秦沛不陌生。) 

 忻鈺坤導演的故事對白不多,但總能用畫面補足細節:司機小女兒擺放在車內的玩具、飯店裡被吵架父母關在門外的小男孩,都反映出《背影》中想表達的親子遠近關係。另外不得不提的是飾演陳父的秦沛演技實在出色,生活潦倒之餘卻又表現對兒子的寵溺之情,將一個失意(或許也有失憶?)的落魄父親詮釋的極有說服力;而陳柏霖在《背影》中說的一口流利廣東話也令人驚艷。

 

ZB_19_09_2015_CJ_8_29434916_29434908_tayck__mDx5_bl   

(《湖畔》劇照。左起楊祐寧、陳柏霖。)

 

第二段距離:陳世杰《湖畔》

 新加坡導演陳世杰的《湖畔》是三部短篇中最隱晦朦朧的一部。陳德明(魏漢鼎飾)和林仁政是一對經常相約湖畔玩耍的十幾歲青年,長大後再次相見卻是在監獄中:陳變成訪客(陳柏霖飾),而林即將在兩天後行刑(楊祐寧飾)。他們兩個都沒有想過真的會再相見,而直到如此貼近死亡的時刻,陳才試著摸回當年的記憶——他與林仁政之間像是朋友卻又帶著迷戀的情感,界線模糊的青春摻和著泥濘與湖水,人命的脆弱有如屠宰場的豬隻——當年赤身裸泳於湖畔的林仁政,如今即將變成一具冷肉。陳必須同時面對兩個人的死亡:一個是林仁政,一個則是多年前為了救林仁政而葬身湖底的父親。當年父親阻止陳與林仁政的往來,多少讓陳意識到自己碰觸到某條邊界,如今林的死去又迫使陳釐清當年的定位,也必須再次面對父親因為林仁政、因為想要阻止自己而死去一事。湖畔不再只是年輕生命戲耍的場所,同時也是回憶的安葬,更是生者與死者的隔離。

陳世杰導演在處理《湖畔》的敘事時採用將回憶與現在交叉的手法,讓兩條時間線同時行進,使得林仁政與陳父的死亡發生在同一刻,讓觀眾感受到雙倍的死亡衝擊。故事的最後只見青年陳、林二人騎著腳踏車,奔馳在柏油路上。那是他們最靠近的時刻,對幾十年後的兩人而言卻也是最遙遠的時刻。

 

photo  

(《再見》劇照。左起陳柏霖、蔣雯麗。)


第三段距離:Sivaro Kongsakul《再見》

 泰國導演Sivaro Kongsakul的《再見》是三部短篇中最溫暖不捨的一部。陳柏霖此次飾演一位專攻文化研究的陳教授,在泰國某間大學以網路對現代青年的影響為題發表演講。恰好陳過去在北京大學的老師謝虹(蔣雯麗飾)目前正在這所大學任教。相隔十二年兩人終於見面,當年算不上好學生卻與教授相戀的陳,如今也為人師表,能夠站在講台上侃侃而談,見了謝虹只說一句「妳都沒有變」。他看她沒變,其實也是因為他自己沒有變,仍然愛著謝虹。他們的再見是兩顆相愛的心的重逢,但是再見過後卻不知道能否再見。

 

t201507141125580555004  

(《再見》劇照。飾演謝虹教授的蔣雯麗,演技出色氣質出眾,今年再次入圍金馬獎最佳女配角。)

 

Sivaro Kongsakul導演在《再見》中仰賴陳柏霖與蔣雯麗的演技撐起整個故事,看他們如何讓這對在十二年前沒有機會說再見的忘年師生戀好好道別。《再見》盡收泰國滿溢的陽光,彷彿將這對師生戀的傷感昇華濃縮為陳年美酒,時間的長久似乎不再是遺憾,而是一瓶佳釀的推手。


《再見,在也不見》的英文片名為「Distance」,意即距離。在三段短篇當中,男主角藉著不同身份的轉變而體認到他與一個人、在一段感情之中的距離:《背影》中同時是兒子與父親、《再見》中同時是學生和老師,而《湖畔》則是遊走在朋友與情人之間的模糊地帶。一個人的社會地位或身份也許可以重疊,但是距離很相對,必須雙方認同才能成立一段距離,一段關係。《再見,在也不見》的三段故事,分別發生在不同的國度、不同的人物身上,他們的生命狀態和情感,好像離我們很遠,但又好像離我們很近。

 

圖片來源:網路 

Ja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